师纪:与目师的一番交流,值得学习。李双林

2023.01.03 -

上次走山结束后,便与目师有一段时间没见了。

最近因为疫情严重,我自己也重病了一场,虽然现在已经康复,但依然有气无力,看来还是需要好好休养才可以。

目师年龄也大了,为此也非常担心,因为这次的全面放开,很多老人都没有挺过去,身边不少阴阳师傅都忙的不可开交,火葬场也是排起了长龙,这真是一场浩劫,对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一场从未有过的考验。

当下来讲,什么赚钱都是次要的,保重身体的健康,平平安安,比什么都要重要。

今天特意去见了见目师,与往常一样,坐在门前的椅子上,手里拿着一本书读着。

目师很爱读书,家里也有各种各样的书,最近也因为身体不适,并未外出,就在家里休息着。

目师见了我说:“最近这个疫情严重的很,你要多注意,不要乱跑。”

我点了点头说:“都杨过了,暂时没啥大问题,就需要好好休养,您也要多注意啊,这个病对年轻人影响都不算太大,但老年人就危险了。”

目师说:“是的,很多老友,这次疫情都离开了,就我还好,没啥大的问题,但也要多注意才可以。”

目师一边说这话,一边招呼我进屋坐,又倒了一杯热水让我暖暖身子,说:“外面挺冷的,你出门要注意保暖,特别是感染康复后,千万不要着凉。”

我一边应着,一边喝着热水,非常惬意的坐在椅子上。

目师担心我着凉,又拉来天然气烤火炉,点上让我烤烤火,我也招呼着让目师也坐下,一起烤烤火,暖和暖和。

目师问:“最近怎么样?学的如何?”

我说:“最近都荒废了,没怎么看书,身体也不太好,看不进去,一看就头昏眼花的,正在调理中。”

我一边说话,一边又咳嗽了几声,目师听见我咳嗽,就说:“你是肺上着了寒,我给你打打。”

见目师站起身来,走到我身边,我也跟着站起来,目师非常有力的用手捶打我的胸腔,并顺手臂拍打,一直到手指尖,然后又从手背再拍到胸口,如此反复做了七八遍,又换了一侧继续如此。

一番拍打下来,我顿感身体舒服了不少,之前总感觉胸口闷的慌,又气短不舒服,这样一番拍打后,到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
目师说:“你回去就这样反复拍打,等这个气通了,自然就好了,对你咳嗽有帮助。”

听了目师所言,我忙点点头,并说回去一定照做。

目师又说:“拍打的时候,手掌到手背从手指尖过的时候,也要拍打,才能接气,不能间断。”

目师一边说着,一边用自己的手示范给我看,生怕我不明白,或误会了他的意思。

这是目师又说:“这个年头,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,不要太辛苦与劳累,该休息就要休息,只有身体健康,才能有一切,如果健康没有了,其他什么也都会没有了。”

我听目师说,连连点头,并说:“是的,最近听到不少人去世,我也非常心疼,看到火葬场都忙不过来了,更是觉得生命的脆弱。”

又说:“目师啊,你要多保重,最近就不要出门了,外面到处都是病毒,也不安全,特别是您这样本就身体不好的,一旦感染,后果可不敢想象。”

目师说:“我这个年龄的人,活一天就是一天,迟早都是要死的。常言道,人过六十年年防死,人过七十月月防死,人过八十天天防死。”

虽然听到目师这样说,我还是不断的叮嘱目师,要多注意身体,目师听我的叮嘱,也笑着点点头,并说:“老年人,死亡是不可怕的,就怕孤独,你隔三差五的来看看我,我就非常开心了。”

听目师这样说,我内心顿时感到一阵难受,像目师这样的孤独老人,岂止千万啊,在社会上,还有一大波这样的孤寡老人,以及留守儿童。

但转念想想,也是没有办法,年轻人总是想出去赚钱的,一家老小的开销,也并非一笔简单的费用,不去外地求财谋生,又怎么生存呢。

想到这里,顿感人生毫无意义,从生下来就注定了一切,每个人的一生,虽然看似经历不同,其实也都是一样的,都是为了长大,然后工作,养儿育女,最后老去,死亡。

这期间做出的任何成绩,到头来都是一场空,除了自己偶尔回忆一下,并不会有其他人记得。

目师似乎看出了我的悲观,便说:“虽然每个人都要死去,但人生还是有意义的。”

我问目师:“意义在哪儿呢?”

目师说:“你看啊,你能跟着我学地理之术,这就是意义。你学会了,就可以去帮助更多的人,这就是你的价值,不要去考虑死后的事情,只要在活着的这一刻,你能发挥自己的价值,就是意义所在。”

听目师这样说,我似乎又燃气了希望,突然明白,哦,原来,人生的意义就是发挥自己的价值。

又问目师:“那么,街上的那些乞丐,有意义吗?”

目师说:“有啊,他们的存在,唤醒了不少人不懂知足的人,又给了许多善男善女行善布施的机会,他们可是在用自己的行动,来度化每一个看见他们的人,这可是菩萨的精神啊。”

目师这样说,我顿时觉得自己跟不上了,目师的思想高度非凡夫可以比拟,任何人,事,物,都能让目师从中看到意义与价值,这也许就是智慧吧。

此时,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,便问目师:“目师啊,问您个事,这两天上山修祖坟的草,看见自己的祖坟年久失修,坟身破了很多,我看见其它的祖坟破了也有,这个能不能修?”

目师说:“当然可以修啊。”

又问:“需要择日吗?”

目师说:“这种都属于小动,在上坟的时候一并就补上了,不用择日。”

又问:“需要念什么口诀吗?”

目师说:“不用不用,但如果自己心有担心,就上香,拜拜五方土地龙神,然后就开始动工,是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目师又说:“至于今年,由于大寒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,所以很多人都不敢去上坟,其实这大可不必,而大寒后上坟这个说法,也不过是民俗而已,并无影响。且上坟,即不属于动土,也不属于破土,也是不会触犯什么神煞的,所以,择不择日都可以上坟,不仅在大寒后可以,在平时也可以。”

又说:“但要注意哦,如果是修碑,或挖土,动作很大,就要择日了,这个就要注意了,不可大意。”

我问目师:“在择日的时候要注意什么呢?”

目师说:“第一,你要确定自己动土的方位;第二要看这个方位在这个月份是否犯煞,如果有,这个就不能动,你就要从吉方动。比如我们现在是腊月,癸丑月,三煞在东方,所以这个东方就不能动土,其次月破在未,也不能动。但可以去动庚方,为天月二德方嘛。”

听目师说完,我似乎明白了许多。

又问目师:“上坟取土,需要看方位吗?”

目师说:“按照古法,要在天德方,月德方,生气方取土才是最好的。不能取三煞土,死气土,这样家里就要倒霉了。”

又问:“腊月的天德月德生气在哪儿呢?”

目师说:“刚刚不是才说了嘛,天月二德都在庚方,至于生气则是在壬亥方,简单来说,去西方,北方,西北方取土都是很好的。而东方的土不能取,为三煞土,巳丙方为死气土,这都是不能要的。”

听目师如此详细的说,我算彻底明白了。

又问:“目师,现在有很多人为了方便,就在坟上打农药除草,这样的做法可以吗?”

目师说:“这种做法,我是不赞同的,虽然对风水无碍,但却损德。”

我问目师:“为何会损德呢?”

目师说:“你在打除草剂的时候,也会杀掉许许多多的生命,这样的行为,是损阴德的。”

又说:“我们在下葬过后,或祭祀的时候,都要洒水饭,或洒一些米在坟墓周围,一来是说布施饿鬼,二来则是布施虫蚁,这本就是善举。但打农药,岂不是与这样的行为反过来了。而且坟头一根草都不长,也是代表生气全无,并非吉利的象征。”

我忙点头表示认可,并说:“看来,用镰刀割草是最好的,还是不能打懒主意啊。”

又问目师:“我们在祭祀祖先的时候,到底该不该用肉呢?”

目师说:“按照儒家的祭祀礼仪,是要有三牲的,其中有大三牲猪牛羊,一般用于王公贵族或祭拜天地神明,而祭祀祖先,则多用小三牲,则为鸡鸭鱼,这也是一种祭祀之礼,还是要传承下去,不过民间很多都是用刀头,也是可以的。有一些,则看亡人生前喜欢吃什么,就用什么祭拜,比如豆腐,凉皮等都可以。只要能表达子孙对祖先的尊敬,能表达哀思就可以了。”

又说:“但有一些人,懒的很,什么都不弄,这样做也是不可取的。中华传承几千年的祭祀文化,还是要延续下去,不能为了方便,就什么都不做了。”

又问目师:“烧纸钱一定要包起来写名字吗?”

目师说:“这个呢,叫包附子,上面会写上亡人名字,这也是一种传统,我认为还是要写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“曾经有一个孝子去问出马仙,最后出马仙请他母亲上身,那个动作表情包括说话语气,都与他母亲一模一样,上身就说,自己没钱用,没衣服穿,就不停的哭,说自己很苦。这个孝子就说,自己每年都会烧很多,为什么没钱呢?他母亲就说,每次都不写名字,烧了后自己刚想去拿,就被周围的孤魂野鬼抢了,所以自己一分钱都没有,也没有地方住。”

目师说:“当然,这个就当故事听,不过在民间自古以来,这种下阴的事情还是很多的,有的故事说多了,就不真了。不过,我还是想让你能因为这个故事,明白一个道理,既然是祭祀父母,祖先,就应该认认真真的去做,按照传承礼仪去做,而不能为了敷衍了事,这样是不行的。要么就不做,要做就做好,这是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。”

虽然目师一再说是故事,但我却非常相信是真的,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也亲眼见过,这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,也见到过这种下阴附身说话。

我记得当时有一个老妇人来我家,是我爷爷请来家里的,我也不是很懂怎么回事,但到了晚上吃饭后,这老妇人就洗了洗了手脸,便躺在床上,门口烧了一些纸钱,不到一会,就见与她之前完全不同声音的人说话,是个小孩的声音,还说自己没衣服穿,让我爷爷烧一些,但我爷爷不知道多大,就见她指着我说,与我差不多高,我当时大概10岁左右。

后来就说自己很饿,要吃零食,当时家里穷,也没有什么零食,就去外面柚子树上摘下来一颗黄柚子,我们吃非常苦,但她吃的很香,甚至全部吃下去。

后来就各种预言,回答我爷爷问的很多问题,更多细节,我也就不清楚了,因为当时年龄太小,也并不太懂这些,不过这个过程,我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总之,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宁可信其有,不能信其无,因为,万一是真的呢。

今天就分享到这里,我们下期再会。

李双林纪

壬寅年腊月初八

- END -

646
3

 " 马上登录 "  发表自已的想法!

谁人背后无人说 哪个人前不说人 李双林

尊敬的李双林老师:您好!去年有幸留意到您的文章,每天醒来都会先打开老师的文章看看,感受着字里行间的睿智和温暖。同时又感叹易学文化的博大精深。一直坚持给您写信,希望有一天能够被抽中,得到指点。现在压力大到经常失眠。